海南地质

欢迎扫码

微信公众号

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地质文化 -> 地质文苑-> 正文

一辆老车的自述

来源: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作者:马荣林  时间:2017-10-26  点击数:2514    字体:

    我是一辆普通的越野车,工龄11年,我走遍了海南岛的每个角落,行车距离42万公里,能够绕地球10圈。这期间,我从人见人爱的帅小伙成长为久经沧桑的大叔。
    听说今年的征文主题叫“感动在路上”,我暗自一乐,我走过的桥比你们走过的路都长,吃过的汽油比你们见过的油都多。我认为路没啥好感动的,它们老是在整修,修完东线修西线,修完右侧修左侧。我认为我才是最可怜的,起的早,睡的晚;还不怕脏,不怕累。
    每天早上6点钟,我还在熟睡,司机就把我叫醒了。紧接着,那些地质队员把脏兮兮的地质包、硬邦邦的地质锤、锋利的铁铲和砍刀等工作放在我的身体上,它们弄的我又脏又痛。好在这些地质队员到了工区就下车了,不然我非疯了不可。
    我送走了这些地质队员,就找个树阴休息。海南的天气说变就变,早上还明晃晃的太阳,半下午暴雨哗的一声就下来了。这时候我也挺担心这些年青人,他们在山里、田间地头都怎么躲雨呢?但当我想到他们把汗臭味十足的衣服放在我身上,把满是泥巴的鞋子踩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人怎么就不讲讲公共道德呢?
    天快要黑了,还有一组队员没回来,手机在山里只不过是个手电筒,大家都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太恶心了,要知道我晕血啊。”那组晚回来的人,竟然弄了我一身血,原来小张同志把头、手、脚和肚子都摔破了。老莫同志肚子上也在不停的冒血,他不知啥时候被蚂蝗咬了。“我脚里面好像也有一只。”杨队长突然说到。紧接着,他脱掉鞋子,扒开袜子,从脚心取出一只圆鼓鼓、胖嘟嘟的小“蚯蚓”。真不明白,这些人好好的路不走,干嘛都不走寻常路呢?今晚我是睡不着了。
    回想这11年,我身边的小伙子们换了一批又一批,不变的是他们那脏兮兮的地质包、硬邦邦的地质锤,如今我早已不再跟他们一般见识。
    11年来,眼见着司机吕师傅肚子越来越大,最近还听说他的前列腺也出问题了,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起工作太久了,我得提醒他注意身体,按时吃药。
    最近,我好是郁闷,因为领导把接送领导和重要客人的工作交给了一部新型的、动感十足的汽车,所说是嫌弃我脏,怕我影响单位形象。还好有那些地质队员,每当我出现在他们的工区时,他们总是露出可爱的微笑,那微笑一直鼓励着我前进、前进。
    我老了,不会再工作很久了,我很怀念那些与我一起工作过的人们。
    我喜欢海南的乡村公路,因为它们平整洁净,两旁风景如画,但更感动我的是那些人。

    (海南省地质调查院2016年“五四青年节”征文比赛获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