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地质

欢迎扫码

微信公众号

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地质文化 -> 地质文苑-> 正文

建设海南数十载,不辞长作地质人!
——记我身边的老地质人

来源: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作者:邢燕琳  时间:2017-11-22  点击数:1611    字体:

我身边有这样一位老地质队员,他叫周凤南。周总一直从事采矿工作,是一名既有扎实的专业功底,又有丰富的野外实践经验的技术管理型干部。作为一名地质矿产行业的老专家,周总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经验传授于身边的年轻人,再加上他性格开朗幽默,总是和我们年轻人打成一片。周总说野外的工作艰苦枯燥,但也有其他行业享受不到的快乐。例如,在某个山坳中发现矿点、探槽揭露到控矿构造、钻孔中见到有品位的矿体、找到大矿、项目立项获得通过、从帐篷搬到简易房、野外收队与家人团聚,这些都是快乐的,是别人感受不到的幸福。地质队员更应该学会苦中作乐,少抱怨,积极乐观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我身边还有这样一位老地质队员,他叫李发曦。李工在我的心目中,是个儒雅的人,他身上没有地质汉子的粗矿,反倒有点像教书匠。在他的身上,有一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每天早上他都会提前来上班,拿着一本英语教材学习,没事还跟我们来段英语对话。专业上李工也对规范了如指掌,很关注新出台的规范,没有因为自己的年纪就放弃对自身素质的要求。李工也经常在野外就给我们开班授课,结合现场实际,将自己的经验知识传授给我们,他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停止学习的脚步,我们进步的空间是无量的。

还有这样一位老地质队员,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也没有见过本人,但他的事迹却依然感动到我。他已经八十岁的高龄了,依然爬山、下井,活跃在地质的第一线,其他人担心他的身体劝他在家颐养天年,可都被他笑着辞谢了,他说他干了一辈子地质工作了,还是愿意把自己的余热发挥在地质事业上,到老了,都不想放弃自己的地质情怀。

我在地质队工作的这几年间接触了些年长的前辈,他们总会在言谈间提起青年时期从事地质工作的情景以及地质队的一些旧时往事。而我每次陪同出野外的实地见闻又使我对地质工作的艰辛有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风吹雨淋,荆棘缠绕,跋山涉水的野外环境,他们常年进行地质采样、地质测绘、钻探作业等工作,仅仅风餐露宿和远离亲人就足以让人体验到野外生活难言的苦涩。

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象起他们野外一日的情景:晨晖中,帐篷上飘起袅袅的白烟,地质人开始了辛劳的一天;在休息的间隙,有时他们登高远眺,望着家的方向凝思出神;夜幕下,大山的天空寒星闪烁,他们围着篝火边吃饭边低语交流着一日的心得与收获;深夜,煤油灯下埋头整理数据资料的身影久久定格……大山日复一日的寂寞令他们早早学会安于寂寞、专心致志,他们将汗水与情思挥洒于荒山野岭,很快就湮灭在无语的山中、时间的深处,无可见证。

一批批地质队员从年轻时代就活跃在大山深处,他们用青春丈量祖国的崇山峻岭,用朴实的行走默默践行心中的理想和激情,我想,那不仅是职业的担当,更是坚定信念所透出的无畏无悔。他们为国家的地质工作积累了珍贵的原始资料和数据,找到了一个又一个宝藏。

而今,优越的物质条件、便捷的交通工具、先进的仪器设备、科学的技术手段给予新一代地质人的找矿之旅提供优渥、高效的辅助设施。我们应接过前辈坚实的地质锤,躬身传承地质人深厚的优良传统。 “我坚信,没有翻不过去的山,也没有到不了的岭。山越高,意志愈坚;岭越远,胸怀愈宽。一个不畏艰难困苦的人,一定会到达光辉的顶点。”

《温家宝地质笔记》中写道,“地质队员在野外考察时的工作和生活是单调枯燥和艰苦危险的,但也充满了神奇和乐趣。我平静从容地面对艰苦,在困难的环境中保持尊严,保持心灵的纯净和美好,把希望寄托在明天。这样的内心,有着常人的愿望和追求,也有着神仙般的诗意和广阔。”

在我们身边,像周凤南、李发曦这样的老地质队员还有很多很多,他们扎根海南,从风华正茂到银丝满头,从没有离开过这片热土,以自己的行动诠释当年的誓言:建设海南数十载,不辞长作地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