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地质

欢迎扫码

微信公众号

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地质文化 -> 地质文苑-> 正文

玻璃泡

来源:海南省地质调查院  作者:张前  时间:2017-09-22  点击数:4207    字体:
     女儿突然跑到我身边,扯了扯我的衣角:“爸爸,你和叔叔们吃药了吗?”
    问得我莫名其妙:“为什么这样问啊?我们没有生病啊!”
    女儿皱着小眉头,着急地说:“你们不是发高烧了吗?”
    莫名其妙的二次方:“没有啊?谁告诉你我们发高烧了呀?”
    女儿让我蹲下来,煞有介事地用小手摸了摸我额头:“就像太阳一样发高烧啊?”
    莫名其妙的三次方!
    女儿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说太阳发光是因为发高烧吗?”
    莫名其妙的四次方!
    女儿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妈妈说你和叔叔们是地质之“光”,你们肯定发高烧了!生病就要乖乖吃药,我奖励你一个小红花。”
    我眼里湿润了,过往的记忆像电影回放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双休日终于到了,很早就说好带女儿去白沙门公园划船,一直抽不出空来,昨天决定要去白沙门公园,女儿高兴的不得了,还和我勾小拇指,谁反悔谁是皮皮(女儿给老家小狗起的名字)。女儿让妈妈准备了漂亮的裙子和小圆帽,总是耍赖不睡觉的她,早早就上床躺好,闭上小眼睛,可是仍时不时会睁开,我故意生气地说:“好好睡觉,要不然不带你去玩了!”她吐吐舌头:“爸爸,天怎么还没亮啊!”一句话把我和妈妈逗得直乐!我也很期待第二天的家庭日!可是不久电话来了,明天要去三亚测井,让我带组,白沙门肯定去不了了,真不知道怎么给女儿说!第二天早早地起床,不敢吃早餐,趁女儿还没睡醒,赶快出门,看着门渐渐的合上,耳边回响着老婆的话:早点回来陪女儿!心里莫名的有些刺痛。也暗暗发誓,一定要多抽时间陪陪女儿!在接下来的测井工作中我倍加用心,希望多快好省地把工作完成,这样就可以早些回家了。
    终于完成了一天的物探工作,双脚像灌了铅,正准备去洗掉一身的疲惫,电话响了,老婆打来的!因为那几天天气作怪,又是大雨又是降温,女儿生病了!高烧还伴随呕吐!因为吃药出汗,女儿总是踢被子,老婆昨天晚上整晚没睡照看女儿,随时帮女儿盖被子,还要瞅机会给女儿喂水,泰诺吃了会暂时退烧,但总是反复,让人很担心。现在女儿终于安静地睡着了,虽然呼吸还有些急促。老婆本来想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的,但是怕影响我工作,让我分心,所以估计我已经收工了才打来电话告诉我,我想大吼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但我没有吼出口。就算我知道了,我身在千里之外又能做些什么?她辛辛苦苦劳累了一晚,为孩子,为家,我有什么资格吼她?那个时候,除了感激,我的心里也是复杂的,也是矛盾的,工作和家有时真的很难兼顾,但老婆为我撑起来家,谁说女子只能顶半边天,没有她整个家都塌了。
    说的这些不仅发生在我身上,相信也发生在很多地质工作者的身上,我们发光发热照亮工作中的同事,老婆孩子在家里放光发热照亮我们自己。地质之光是个灯泡,我们是灯芯会发光发热,老婆和家是罩着灯芯的玻璃泡,正是玻璃泡让我们能更持久地发光发热。
    工作和家庭的确不好兼顾,但它们也不是敌人,因为爱岗和爱家都是爱!工作累了,回到家要抖擞精神,和孩子一起闹闹!工作不称心了,回到家要将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和家人一起笑笑!
    最后以一首藏头打油诗结尾:
    “我”是物探小学生,
    “爱”在岗位肯用功。
    “我”想业内当大拿,
    “家”有贤内管成功。